金华市体育彩票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文藝天地 > 散文

初夏,閑在秦淮河邊等待夜幕降臨

發布日期:2017/9/18 14:43:16     瀏覽次數:9639

秦淮河,南京的母親河,也是南京城的護城河,幾乎環繞整個金陵城。十里秦淮是南京繁華所在,古城南京的市井氣息盡在這里匯聚。說到中華歷史文化,恐怕無法不涉入秦淮河,而到南京旅行,自然更是繞不開這條河。

秦淮河是南京古老文明的搖籃。據記載,遠在石器時代,流域內就有人類活動。從東水關至西水關的沿河兩岸,東吳以來一直是繁華的商業區,六朝時成為名門望族聚居地,商賈云集,文人薈萃,儒學鼎盛。秦淮河及夫子廟一帶更成為文人墨客聚會的勝地,兩岸的烏衣巷、朱雀橋、桃葉渡,紛紛化作詩酒風流傳于后世,烏衣巷更是六朝秦淮風流的中心,東晉時因曾經聚居了王導、謝安兩大望族而名滿天下。

隋唐以后,秦淮河漸趨衰落,卻有無數文人騷客來此憑吊。到了宋朝,始建我國古代最大的科舉考場——江南貢院,秦淮又逐漸復蘇為江南文化中心。

明清兩代,是十里秦淮的鼎盛時期。無數商船晝夜往來河上;河兩岸青樓、賭局、酒家林立,濃酒笙歌,金粉樓臺,雕梁畫棟,飛檐黛瓦,鱗次櫛比。許多歌女寄身青樓,輕歌曼舞,絲竹飄渺。尤其是元宵佳節時的各式各色花燈。據說,明太祖朱元璋下令,每到元宵時節,秦淮河上必須燃放萬盞小燈,于是,秦淮兩岸,華燈璀璨,畫舫凌波,漿聲燈影,如夢如幻……讀圣賢書的仕子儒生,云集的行商坐賈,泛波的游船畫舫,歌妓的琴瑟琵琶、簫笛蘆笙,拍手叫絕的民間雜耍……一派歌舞升平、香艷溫柔、繁華似錦……

但到了近代,由于戰亂等原因,河水日漸污濁,兩岸建筑多被毀壞,昔日繁華景象不復存在。1985年以后,江蘇省、南京市撥出巨款對這一風光帶進行修復,秦淮河又再度成為著名的游覽勝地。經過修復的秦淮河風光帶,以夫子廟為中心,以秦淮河為紐帶,包括瞻園、夫子廟古建筑群、白鷺洲、中華門城堡,以及從桃葉渡至鎮淮橋一帶的秦淮水上游船和沿河景觀,可謂集古跡、園林、畫舫、市街和民俗民風于一體的游玩佳地,極富情趣和魅力……

從六朝至今,秦淮河的流觴逝水,默默紀錄著這里各朝各代的繁華與寂寞,榮耀與墮落。“槳聲燈影連十里,歌女花船戲濁波”悄悄地上演,又悄悄地謝幕,槳聲汩汩中,那薔薇色的歷史隨波蕩漾……

“錦銹十里春風來,千門萬戶臨河開”,稱頌的是這條河;詩人杜牧“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詠唱的是這條河;散文家朱自清的《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敘說的是這條河……南京城古時的榮耀與墮落,如今的繁盛與風情,都糅雜在秦淮河里了……

時值初夏,秦淮河的白天有些悶熱。走過,逛過,但還是不舍離去,總覺得,秦淮河的聲色瀲滟、萬種風情,必須是有迷離的夜色做背景的。于是,閑在秦淮河邊,等待夜幕降臨。

白天的秦淮河,閑適又活泛。河兩岸清一色的明清建筑,或古老或仿造,飛檐翹角、粉墻黛瓦、雕花漏窗……一水相隔,分別是古雅的孔廟、學宮、江南貢院、石拱橋,潮流的商鋪、酒樓、客棧、賓館,招展的酒旗,偉岸的牌樓……廟市、街景、文化、旅游、商業、服務、各種特色小吃、小商品、潮水般的人流……各種元素揉合交織在一起,織就一副都市風情畫……漫步其間,評彈雅韻不時從樓宇茶館中飄出,絲絲入耳,恍如隔世。

說起秦淮河,自然無人不知夫子廟,夫子廟是秦淮河畔的核心,積淀著千年的中華歷史文化內涵。夫子廟是孔廟的俗稱,原來是供奉和祭祀孔子的地方,位于秦淮河北岸貢院街,是秦淮河最熱鬧的地方。據說夫子廟始建于北宋景佑元年即公元1034年,是由東晉學宮擴建而成的。它利用秦淮河作泮池,南岸有照壁,北岸廟前有聚星亭、思樂亭;中軸線上建有欞星門、大成門、大成殿、明德堂、尊經閣等建筑,另外廟東還有魁星閣。這組規模宏大的古建筑群,歷經滄桑,幾經戰亂興廢,多次重修,如今已成為群眾文化活動的場所,靜靜安閑在秦淮河邊,每天迎來送往。

但“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不只有夫子廟。沿著這條河,南京更多的歷史、人文與無盡魅力一一展開……依傍著夫子廟的江南貢院,原是明代應天府學。自北宋建廟起始,做為江南考試的考場,千余年來,許多人人生的興衰榮辱,在這里上演。無數江南名士從這里走出,無數朝廷的棟梁、干城自這里起步。據史載,清時,江南貢院考點共誕生狀元五十八名,占滿清十三皇朝凡二百九十六年狀元總數的百分之五十二,占自隋朝封建科舉制度誕生至清末民初廢除,一千三百余年來狀元總數(約數八百)的百分之七點三,所占比例之高,人數之多著實令人咋舌!

漫步貢院,遙想當年那些入場的士子或意氣風發,或躊躇滿志,熟背經書,枯其筆墨,對應考題,將一篇篇策論、制文寫得揚揚灑灑。他們中有的是氣血方剛的韶華童生,有的卻已是穹經皓首的暮垂須客,但一踏進這南闈考場,無不筆底風起,意興飛揚,或吐治國平天下的良策,或申憂國憂民之志。吳承恩、吳敬梓、翁同龢、張謇,還有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風流才子唐伯虎、內閣總理大臣李鴻章、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領導人陳獨秀,等等,均出于此。當然,也有不少舞弊、作穢之案,在這里發生。有人或因作弊、受牽連,或因文章不慎含譏藏刺,釀成飛來橫禍……令人幾多唏噓,幾多感慨。

“秦淮靈秀地,自古多風騷”。秦淮河流淌了數千年,也包容了無數文人騷客、仕人遺老。秦淮特有的淡泊而安定的生活表征和風韻,自古就是文人騷客的聚居地,從李白以來先后有岑參、王昌齡、杜牧、蘇軾、王安石,曹雪芹等都來過此地。中國文人中很有一批人在入世受挫之后往往逃于佛、道,但真正投身寺廟道觀的并不多,“大隱隱于市”,秦淮河便成了他們最佳的隱潛逃遁之地。曾居廟堂之高的達官貴人,帶著一身的落寞,半世的羈絆,來到十里秦淮,在微涼卻又飄蕩著迷離的夜色里,聽一聽江南小調,品一品香茗佳肴,美人在懷,絲竹猶耳,淺斟低唱,大抵可以揮一揮塵世的浮名、官場的跌宕吧?

從繁華熱鬧的夫子廟出發,步過秦淮河上的文德橋,往西南行數十米,便可以看到烏衣巷的題字和樹立的詩碑了。

烏衣巷,窄窄的,靜靜的,用青磚鋪的路面,兩邊則是矮矮的仿古建筑風格的民房,白色的墻壁,配以古色古香的黛瓦屋頂、門窗檐楣,頗有古巷的味道。其實這些都是新建的房屋。走進巷口一轉彎,看見“王謝古居”四個大字,在雪白的墻上很是顯眼。隨之的一處朱門,高掛“王謝故居”大匾,門內立著刻有王羲之等幾位書法大家的書法作品的木制屏風,將院內的景致擋了個嚴實。聽說進入“王謝故居”要買門票,而且這故居是后人仿建的,許多人在門口將頭伸進門內探望幾眼,感覺看不出什么名堂,便索然離開了……

烏衣巷,一切似乎都很普通,大約兩百米,不過是一條典型的江南小巷而已,我在巷子里徘徊了很久,無論如何難以想象她曾經的繁華與榮耀。

據說烏衣巷最早是三國時吳國戍守石頭城的部隊營房所在地,到東晉時為高門士族的聚居地。王導和謝安兩戶大家族,曾在這里居住三百多年,門庭若市,冠蓋云集。王導,輔佐創立了有百年歷史的東晉王朝;謝安,指揮淝水之戰,以少勝多,打敗符秦百萬大軍。作為一代名相,王、謝足以令后人追懷,但更令人驚奇的是,王、謝家族人才輩出。王羲之與另外兩位大書法家王獻之、王洵,書法成就登峰造極,而謝靈運是中國山水詩派的鼻祖,他與謝氏后裔的大詩人謝惠連、謝朓,在文學史上并稱“三謝”……入唐后,烏衣巷淪為廢墟。

據說,因當時駐守的軍士都穿著黑色制服,故以“烏衣”為巷名。后來又有人說,這“烏衣”二字其實是來自王謝子弟之愛穿黑衣……如今,“烏衣”具體的來頭已沒有人準確說得清,不過,無論是源于東吳軍士衣甲的深沉還是王謝子弟愛穿黑衣的風流,都已隨風而逝,如今,也沒有多少人在乎了。歷經千年的滄桑,“烏衣巷”已成為中國街巷最最知名的名片,烏衣巷卻早已不復昔日的繁華,高墻深戶的神秘不再,王謝大宅的肅安也不再,更沒有豪門士族的觥籌交錯。想起唐代詩人劉禹錫的感慨:“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如今的烏衣巷,只有游人來來往往、浮光掠影、好奇探視乃至有些索然憑吊的身影。小巷清幽的石板路上,反復著無數腳印,或重或輕,或尊或貧,或深或淺,敘寫著“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云卷云舒。”的詩句。魏晉時期名士們率直任誕、清俊通脫的飲酒、雅集、清談和縱情山水的不拘與豪范,也只有從那些后人拓寫在門楣上的書體和《世說新語》中遙想一二了。但這條小巷氣貫長虹的神韻無疑都是同王導、謝安兩大家族的歷史緊緊相連的。而王導,謝安兩大家族的歷史,無疑又是同整個東晉王朝乃至中華文化的歷史緊緊相連的。無論如何,“烏衣巷”仿若這些歷史在滄桑歲月中留給人類的舍利,讓后人無法不朝拜。

離烏衣巷不遠處,是“李香君故居”,故居門樓橫眉是“媚香樓”三字。透過門洞,柔和的霓虹燈下可以看見院內不少的名人題詩,據說都是歌頌李香君“虧了俺桃花扇扯碎一條條,再不許癡蟲兒自吐柔絲縛萬遭”的剛烈之氣的。有名的“秦淮八艷”舊居也大多在這里了。                         

說到秦淮河的過往,“秦淮八艷”無疑是烙在秦淮河額頭上無論如何無法隱匿的香艷唇痕。據說,早在南朝時期,秦淮河就已是佳麗如云了。明朝時朱元璋實行官妓制度,專門建立富樂院,開辟教坊,成為秦淮河上歌妓們學習各種技藝的地方。才貌雙全者選送宮庭以及貴族府第,其余大部分進入秦淮河兩岸的青樓中。“秦淮八艷”便是秦淮青樓女子的代表。

在漫長的中華文明史中,女人似乎總是弱者的代名詞,是男人的附庸。但總有一些女人在時代的海潮中翻風弄浪,在歷史的青卷中涂上一抹朱砂紅。“秦淮八艷”就是秦淮河畫圈中的那一抹朱砂紅。她們是那個時代的特殊產物,是明末清初的社會代表。除了李香君,與她齊名的還有:癡情丹青馬湘蘭,公侯俠姬寇白門,萬里悲情董小婉,傾國傾城陳圓圓,高風亮節柳如是,青燈古佛卞玉京,禮賢愛士顧橫波……她們是才女,詩詞文聯,頭頭是道,吹拉彈唱,才藝滿身;她們是美女,明眸皓齒,個個尤物,傾國傾城……撇去妓女這一身份,照現在的標準,“八艷”是最完美的女性,是男人心中的中情人。但被亂世所害,她們大多在懂事之前便被永久刻上了“妓女”這一恥辱的標簽。不過,“八艷”雖身為下賤,遭逢亂世,卻心比天高,志存高遠。她們有的詩歌才賦不輸于貢院考生,琴棋書畫亦不亞于學宮之子,而在愛國與忠君面前,所表現出來的氣節,更令七尺男兒都遜色三分……她們把一手命運的爛牌打得有聲有色,在秦淮河的歷史上圖畫了一抹無法褪卻的香艷色彩。 

“秦淮八艷”的居所與讀書人的朝圣之地夫子廟、江南貢院隔河相望,中間只隔一座橋,這座橋則被稱為“文德橋”。文德橋上承“文章道德天下第一”之儒家思想精髓,下啟“文德分月”之自然奇觀,從明萬歷年間,一路風雨飄搖,經歷了中秋賞月的坍塌,經過了石木互易的改建,今天,終于以漢白玉的橋身,沉穩地橫跨于秦淮河之上。據說,“文德橋”是后來起的名字,因宋時對面江南貢院的建成而得名,取“文以載德”、“厚德載物”之意,這也算是橋憑貢院而貴了吧。

史載,文德橋除了貴氣還有些神奇之處。相傳每逢農歷十一月十五日午夜時分,銀盤般的皓月被文德橋生生“劈”作兩半,佇立橋中央俯視,在橋東、西兩側的水中各呈現兩個半形的月影,這一景象引得世人稱奇,故有“文德橋上半邊月”的美談。清代文人吳敬梓客居南京暢游秦淮河時,曾遇“文德半月”奇景,詩興大發,留下“天涯羈旅客,此夜共嬋娟,底事秦淮水,不為人月圓”的名句。

文德橋的一端連著圣賢書香,另一端連著嬋娟脂粉,一橋分出兩個世界,兩種不同的生活,隔出中國文化的兩儀,這怕也算是秦淮河耐人咀嚼的獨有景致了。秦淮河古有“君子不過橋,過橋非君子”的說法,但自古才子佳人就是相依相承,再說一橋又怎能擋住八艷的誘惑才子的情懷呢?對于當時的許多文人騷客、名仕公子來說,過橋尋樂,游戲花叢,在曖昧、情欲和微妙的起承轉合之間,把色情變成情色,把商業變成文藝,似乎是秦淮河每天都會上演的戲碼。多少年來,不知有多少富家子弟或眼高手低、自命非凡的失意文人越過文德橋,聽艷詞,喝花酒,追香逐艷,演繹了多少愛恨情仇、纏綿悱惻、香艷旖旎、重逢別離?而就此被蓋上“文德盡毀”的印戳或人生失意的人也不在少數。想這千年古橋,坐看迎笑,臥聞誦讀,那所有的悲歡榮辱莫不閑眼看過……如今,文德橋的南北早已沒了分界,橋下的秦淮河,在漿聲燈影的喧鬧里,依舊波光粼粼,河里的綠幽開闊里,游船畫舫依舊穿梭往來……

長橋則是秦淮河上最具風情的橋之一,“長橋選妓”是古金陵四十八景之一。“我有一段情呀,唱給諸公聽,諸公各位,靜呀靜靜心呀,讓我來唱一支秦淮景呀,細細呀道來,唱給諸公聽呀……”遙想那長橋之上,幾位穿著艷麗、古典如夢、裊裊婷婷的女子,有的懷抱琵琶彈唱,有的手搖團扇起舞,有的俯首凝思,有的結伴戲耍,各具風情……時光荏苒,過眼云煙,“風流南曲已煙銷,剩得西風長板橋。卻億玉人橋上坐,月明相對教吹簫。”如今,人早逝,橋還在,只有這首后人的古詩在時光中傳唱……

  還有桃葉渡口上的淮清橋, 王獻之和美女桃葉的風流佳話,使這里成了人們懷古憑吊、守望愛情的浪漫地。桃葉渡是秦淮河上的―個古渡,又名南浦渡,在原渡口處立有“桃葉渡碑”,并建有“桃葉渡亭”。 走近桃葉渡的牌坊,楹聯上刻寫的“楫搖秦代水,枝帶晉時風”的對聯,在紀念著那些逝去的浪漫與繁華。

有關桃葉渡的來源,民間傳說,當時在兩條河的岸邊栽滿了繁縟的桃樹,春天,起風的時候,就會有接連不斷的桃葉輕浮水面,被風吹得四處飄零,撐船的艄公望那滿河浮泛的桃葉,笑謂之桃葉渡。

 另一傳說是東晉書法家王獻之有個愛妾叫“桃葉”,古時的秦淮河水面寬闊,風浪大,擺渡稍有不慎,常會翻船。“桃葉”往來于秦準河兩岸時,王獻之放心不下,常常親自在渡口迎送,并為之作《桃葉歌》:“桃葉復桃葉,渡江不用楫;但渡無所苦,我自迎接汝。”而桃葉也作扇詩回應:”桃葉在船上應和道:“桃葉映紅花,無風自婀娜。春花映何限,感郎獨采我。”……從此,渡口名聲大噪,久而久之南浦渡也就被稱呼為桃葉渡了……

傳說很美,但始終無法想象那名叫桃葉的女子究竟有怎樣的美,讓王獻之忘記門第,情不能自已,一往而深?但作為女人,心中生是十分羨慕桃葉的。站在淮清橋上眺望桃葉渡,眼前浮現這樣的畫面:在桃花怒放的時節,倜儻飄逸的王獻之一席素色麻衣,在渡口春水中洗硯,一抬頭,在眼神交匯的一瞬間,便與這個嬌艷出塵的女子不期而遇。從此,渡口總有一個男人深情的守望和一個女人幸福溫婉的揮手……

  除了文德橋、長橋、淮清橋,秦淮河上還有許多橋。平江橋、朱雀橋、玩月橋、武定橋、鎮淮橋、文源橋、印月橋、二水橋、七孔橋……有人統計, 從東水關到西水關,十里秦淮河上,有古橋、新橋16座,周圍都是一處風景。 每座橋各具風姿,或壯觀,或精致,或古樸,或現代,橫跨在秦淮河上,與秦淮河相倚相伴,帶著睿智,帶著深情,以獨特的語言向人們娓娓述說著它們背后一個個或風塵或憂傷或動人的故事……駐足于每一座橋前,在淮河的流觴逝水里品讀一句舊詩、一則傳說、一章典故,當年笙歌曼舞、夜如白晝的喧嘩,便隨著波光和思緒,波瀾壯闊、風光無限……
    夜幕,漸漸降臨……恍惚間,所有的商鋪、酒樓、賓館及各類建筑物,華燈齊放,許多燈飾勾勒出建筑的輪廓,并不斷幻化著不同的物狀和色彩。南岸百多米的紅色大照壁上,兩條金色的巨龍在漸濃的月色中騰空飛舞,由藍色光影織成的水幕,似滾滾河水,奔流而下。與照壁遙想對望的,是北岸的天下文樞坊,三門四柱,煞是壯觀。還有恢宏的夫子廟、高大的江南貢院,在一排金黃色燈光的暈染下,神秘魔幻……舉目遠眺,秦淮河仿若迷幻的世界,彩燈璀璨,虹霓閃爍,流光溢彩,富麗堂皇,亦夢亦幻……匯聚了旖旎,匯聚了繁盛,匯聚了人世的浮華與滄桑……

安靜倚在文德橋上,有一些涼爽的風吹過,憑欄,微醉……

 

2017年5月3日于南京

(文/趙國英)

 

版權所有:九三學社云南省委員會 滇ICP備13005073號 Copyright©2004-2013 www.enbrds.tw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871-65152994 技術支持:沃德軟件 滇公網安備 53010202000710號


微信公眾號

點擊進入社員之家
金华市体育彩票中心 申购与认购 大众麻将赢分怎么充值 snooker斯诺克比分直播 p3开机号 快播日本女优高清 幸运飞艇口诀 哈尔滨麻将单机 中国体育彩票比分竞猜 云南时时彩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上 体彩七星彩500期走势图 皇冠比分24500(手机板)走地 nba比分球探 黑龙江6加1开奖结果查询 什么麻将可以开四个人好友房 德国vs瑞典比分预测几点比赛